你看见我了吗

执迷


第三章

吴亦凡扶着方向盘,侧头看着副驾驶上昏睡的女孩。

这家伙居然在接吻的时候晕过去。害他只能提前结束party,简短的和友人告别,无视围观群众的目光把她打横抱起,一路抱回自己车上。

真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她。

DJ增加的kiss环节是为了活跃气氛,吴亦凡本来想着不管灯光停在哪,礼貌性的亲吻女士的脸颊就算完成任务。

但是灯光停在了她身上,女孩直勾勾的盯着他,眼神没有丝毫躲闪。吴亦凡呼吸一窒。

从他们认识到现在,吴亦凡印象里这个女孩从来都只会躲避他的触碰,从眼神到肢体。

今天她的表现实在太反常了。

现在吴亦凡知道了,是喝多了。

只花了两秒钟吴亦凡就决定先把郑秀晶载自己回家,一是因为不忍心叫醒她,二是因为即便叫醒了现在的她估计也说不清楚去处。

当然,第三个原因,只有吴亦凡自己知道。

吴亦凡住在比佛利山庄,平时只有妈妈跟他住,好友Kevin Shin来洛杉矶时也会住这里。但今天家里只有他一个人。

虽然郑秀晶和所有女明星一样很轻,但把她从车库抱到二楼卧室,还是挺费劲的。就在吴亦凡憋着一口气,俯身轻轻把她放在床上是时候,郑秀晶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。

“k……kris?”

“嗯,是我。”吴亦凡放开搂着她的手,直起身子,用韩语回答。

“这是酒吧?”郑秀晶也很自然的用韩语接着问。

“这是我家。”吴亦凡的声音很低很轻,“你喝醉了。”

“是吗?”郑秀晶小声嘟囔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吴亦凡觉得郑秀晶在跟他撒娇,她以前对他说话从来都是礼貌又疏离的。

“是。”这样的郑秀晶让吴亦凡有些不适应,他想快点离开,直觉告诉他现在不该久留。“浴室在那里,衣帽间里有一些我妈的睡衣还没穿过,你随便拿一套穿。”

转身走了两步吴亦凡又停下来。郑秀晶虽然没醉到不省人事,但现在这样子一个人呆在房间洗澡,万一要是在浴室滑倒或者睡过去,他不放心。

“你自己先去浴室,衣服毛巾我帮你拿。我就站在浴室门口,有事情叫我。还有,”吴亦凡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你和谁一起来的洛杉矶?”

“李静淑女士。”郑秀晶乖乖的回答。

“那先给你妈妈打个电话,说晚上太晚了住朋友家,不然她会担心。”吴亦凡示意她掏手机打电话,“快点。”

郑秀晶又乖乖打了个电话。不过她当然不会和妈妈说今晚住在吴亦凡家,她还没醉成那样。

吴亦凡真的在浴室门口守到郑秀晶洗完澡出来,虽然期间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。

见她从浴室出来,吴亦凡道了声晚安准备离开。

“kris⋯⋯”郑秀晶喊住他,“我好热。”她埋着头,声音像小猫一样,又软又细。

吴亦凡低头看她,发现郑秀晶脸颊烧的通红。仔细看她从耳后到脖子,再到若隐若现的锁骨,也都泛着不正常的潮红。

吴亦凡伸手去摸她的额头,郑秀晶突然往前蹭了蹭,双手环抱住他。

吴亦凡僵硬的站在原地。







执迷


第二章

郑秀晶来洛杉矶其实不全是为了参加金智妍的婚礼,还是来度假的。

上一部电视剧结束拍摄以后她就只有偶尔拍摄画报的行程,姐姐Jessica还嘲笑她是无业游民,因为她实在是闲得不像一个韩流明星。

郑秀晶在旧金山出生,大概算半个加州女孩,所以她喜欢阳光,喜欢海滩,也喜欢酒吧。

在洛杉矶的这几天她每天都和以前的同学朋友一起去酒吧,不过不是Honneycut,而是Tunnel Bar。她喜欢复古,喜欢爵士,喜欢安静的音乐。

从18岁成人那天起郑秀晶就被哥哥姐姐们拉着喝酒,但是大家多是起哄,其实真正在喝起来都照顾她是妹妹不让她喝多。

她也很少喝多,今天是个例外。

从Tunnel Bar 出来已经很晚了,郑秀晶拒绝了朋友“送她回酒店”的好意,她告诉朋友们姐姐一会来接她。

其实没有人会来接她,她只是想去一个地方,看能不能见到那个人。

刚刚金智妍的男朋友Dan无意间的一段话,让她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,并且伴随着酒精的发酵,这个念头来越强烈。

“你们知道吗,本来我今晚是打算去Honneycut的,听说Kris Wu和Pherall在那里搞了个新歌的release party,我朋友前两天去过纽约场的,说特别燥,特别嗨……”

后面大家在聊什么,郑秀晶就听不到了。

郑秀晶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到的,等她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在Honneycut酒吧里了。

这里和她喜欢的那种酒吧完全不同,用她的话来说就是“太吵了。”

但现在她全然不觉得吵,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站在桌上,左手拿着酒瓶,右手拿着麦克风唱歌的男人。

他太耀眼了,哪怕在这样嘈杂混乱的地下酒吧,他也永远是人群目光的聚焦点。

“hey,这位漂亮的黑发女孩,这是那边那位先生帮您点的酒。”金发碧眼的服务生小哥端着一杯彩色的鸡尾酒走到郑秀晶身边,指了指远处一位男子。

“谢谢。”在美国这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,郑秀晶随手接过酒杯。

一首歌毕,开始串场,一番寒暄过后,DJ最后一句引爆全场: “接下来的时间!追光灯停在哪位女孩身上!她就可以得到Kris’kiss!”

这句话就像在酒吧里扔了个炸弹,现场气氛一下到了爆点。

“whooooooo——”口哨声尖叫声不绝于耳。

“3、2、1,停!”追光灯停了下来。

“哇!是个亚洲女孩!这位穿蓝色衬衫裙长发女孩!请你走到前面来!”DJ用夸张的高八度语调大声宣布。

郑秀晶还傻傻站在原地。

吴亦凡看到她了。

但是那束强光打在郑秀晶身上,她看不清吴亦凡的表情。

“kiss!kiss!kiss!”周围的人开始拍手起哄。

郑秀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向她走来,渐渐挡住了所有光源。

他把手掌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,然后拿起话筒,盯着面前的女孩,缓缓开口:“我尊重女士的意见。”

郑秀晶有些茫然的看着他,轻轻摇了摇头,突然又大幅度的点了点头。

“嗯?”吴亦凡挑眉。

郑秀晶忽闪着眼睛又点了一下头。

吴亦凡轻笑了一下,这抹笑意快得没有人看见。他出一只手按住郑秀晶的脖子,低头吻住了她。

酒精、心跳、眩晕。

郑秀晶觉得自己眼前一黑,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








执迷



第一章

从首尔飞洛杉矶的飞机半个小时后起飞。

仁川机场登机楼的巨幅硬广又换了,是他。剃了鬓角头发束在脑后,眉眼间全是淡漠。

郑秀晶站在空旷的候机室等去上卫生间的李静淑女士。这是她的私人行程,没有粉丝送机。

她抬头看着广告牌里的男人,有些出神。

郑秀晶记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人就在练习生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。

那时候的他们都是十几岁的男生女生,明媚又青涩的年纪。那个年纪每个学校里都有一个传说中的校草,而他就像是SM的校草。几乎每个练习生都知道他,在讨论他。

“那个Kevin Lee,是加拿大籍中国人?”

“是混血吗?有点像白人。”

“真的好高好帅,出道以后肯定是大势。”

“不过好像不爱说话,冷着一张脸有点吓人。”

“你懂什么,那才有魅力啊。”

女生们休息时凑在一起讨论他,郑秀晶只是在一旁听着。

奇怪的是虽然在同个公司,她从没见过这个风云人物,似乎以后也没机会见。因为郑秀晶只在周末来公司练习,平时都在学校上课。

在郑秀晶几乎快忘了SM还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,她遇见他了。

那是十八岁的吴亦凡和十四岁的郑秀晶第一次相遇。

那天郑秀晶因为一个舞蹈动作不满意,自己留在练习室练了很久,很晚才离开。

SM大楼空荡荡的,走廊灯光昏暗。她有些害怕,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,在拐角处猛的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。

“啊,”郑秀晶被撞的往后退了一步,“对不起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 头顶传来少年独有的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。

这人实在太高了。郑秀晶下意识的抬头,对上了一双深邃黯淡的眼眸。

她立刻低头垂下目光,这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过于锋利俊朗的脸,她向来认生。

男孩侧身绕过她,往练习室走。郑秀晶愣了一会,等他走远,回头看了一眼。

宽松的黑白条纹T勾勒出宽阔的肩膀,高大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只一眼,郑秀晶就确定这个人是那个Kevin。

“秀晶,傻站在那干嘛?走啦,登机了。”李静淑女士凑到女儿跟前,五指张开在她面前挥了挥手。

“哦,走吧,妈妈。”郑秀晶回过神来。

她记得第一次见吴亦凡,他就是广告画报里这个发型,头发全部往后梳,扎一个小啾啾在脑后。

时间过得真快,他好像还是当初的模样,却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。

他们的关系是怎么变成今天这样呢。

他想靠近她,她却一直在躲着他。

他以为她讨厌他,其实她只是害羞。

从登机一直到坐在飞机上,郑秀晶都有些心不在焉,李静淑女士察觉到了这一点。

“秀晶啊,你今天怎么啦?”

“没事,妈,我就是有点困。”郑秀晶轻声回。

“你骗你妈妈?别人看不出来,我还看不出来吗?不只是今天,你最近常常无精打采的,一个人的时候总在发呆。”李静淑女士认真地看着女儿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妈……”郑秀晶知道骗不过妈妈,开始撒娇。

“行了,你不愿意说就不说,睡吧,睡一觉就到了。”李静淑女士摸了摸郑秀晶的脸颊。

她这个女儿,外表看起来高冷坚强,其实内心还是个爱撒娇的小女孩。

飞机缓缓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。